东莞寮步镇四星级酒店金凯悦酒店正式宣布

2020-06-24 04:28

东莞市旅游饭店业协会副会长邓淦辉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目前东莞五星级酒店的种种转型举措都是个别行为,“低迷是暂时的”。“整体而言,我们对东莞酒店业的未来是充满希望的。”

然而,好景不长。一年之后,八方快捷酒店也经营困难,退租而去。记者3月26日在该酒店外看到,金凯悦与八方快捷酒店的招牌还在,已面目全非。大楼继续被鸿海物业公司转租给教育培训机构、仓管、美发造型等业务公司。“写字楼招租”的大红布条更加重了“萧条”的气氛。

东莞大朗某五星级酒店负责人认为,转型养老院是一个方向,但不宜蜂拥而上。

“像厚街,每年都有20多场展会,家具展等大型展会可以吸引很多高端商务人士。据我了解,厚街的酒店最旺的时候是爆棚的。”邓淦辉表示。

物业负责方鸿海物业一名保安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去年10月,号称“东莞本土最大”的经济型连锁酒店———八方快捷酒店二次承租,租下原金凯悦酒店5~7楼。

邓淦辉认为,一心一意把酒店做好,从内部提升硬件与服务质量才是高端酒店的“正道”。这些转型都是酒店的个体行为,这不符合酒店的发展趋势。

据了解,对于租地的客人,酒店在入住方面会有要求,以保证一年来酒店消费的次数。

记者了解到,去年底莲花山庄便开始谋划转型,其中一项便是利用荒废的空地,开发为“开心农场”,包括蔬菜园、草莓园、烧烤场、钓鱼场等。农场部分设施还在建设中,在平整完毕的空地上,搭建了竹架子并种上了油麦菜、韭菜等。

有业内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透露,去年东莞常平镇上的100多家酒店无一盈利。

东莞高端酒店业的低迷其实是国内酒店业的缩影。如今,在上海、云南等地,亦已有星级酒店成功转型养老中心。

随着金凯悦而去的还有酒店的保安亭。记者注意到,以前15平方米曾为四星级酒店的保安亭,现在只剩下5平方米。其余10平方米被改造成了“热狗王”小卖店,租金300元/月。

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表示,东莞市政府应该出台政策帮助企业渡过难关。“我认为,发展健康桑拿是东莞重整服务业的方向。”

据邓淦辉透露,东莞市将在全市32个镇区规划不同主题的旅游区域,以此带旺各区酒店业。

面对酒店业的低迷,东莞各大酒店试图通过上马养老院、儿童游乐园等项目,以谋求转型

东莞市政府工作报告指出,去年东莞市地税局实际征收219.1亿元,同比仅增长5%。导致征收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是受房地产和酒店服务业拖累。

“现在谁不亏损?基本都是亏损的,我们也在转型,只是没有去种菜而已。”东莞大朗镇某家五星级酒店相关负责人透露,其所在酒店的入住率仅四五成,最旺的时候不过七八成。

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高级经济师赵焕焱建议,东莞可以利用靠近广州、深圳、香港等重要区域,服务于会议、展览、商务活动。“要争取在细分市场做得最好,与上述城市友好酒店进行营销联盟,与有关企业开展跨界经营。”

莲花山庄占地300余亩,其中85%为森林,酒店前门为三座天然湖泊,后面是郊野公园,曾接待过外国元首。

该酒店经理介绍,“开心农场”是莲花山庄目前转型的试验项目之一,试图从原先主打服务商务会议,转型为家庭亲子休闲娱乐。”这并不是说要把五星级酒店改造成菜地,而是在空地上开辟出空间,用来种菜。

上述五星级酒店相关负责人表示,“东莞高端酒店过于饱和,而且东莞的五星级酒店都是单体类型。除了希尔顿外,在东莞以外地区都没有连锁,缺乏支撑,客源渠道有限。”

袁宝成在2015年东莞市旅游业年会上表示,旅游开发是今年东莞的重点发展工作,东莞市将通过发展旅游业带旺酒店业的发展。

正如东莞某五星级相关负责人总结的,“买卖、切割、租赁等情况在高端酒店业都有,”只不过,在高端酒店相对密集、正处于转型阵痛期的东莞,酒店业的这股“寒风”来得更猛烈一些。

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高级经济师赵焕焱认为,中国高端酒店主要问题在于供大于求,东莞更甚。东莞经济转型确实要经过阵痛期。

东莞是高端酒店密度较高的地区,在全国五星级酒店数量居首的广东,东莞五星级酒店数量排名第二,仅次于广州。严重供求过剩下,又遇上东莞经济转型阵痛期,2013年以来,东莞高端酒店业可谓生存艰难。

对于东莞大环境对当地酒店业带来的影响,邓淦辉不愿多提,仅表示“这些都已经过去。”他认为,一个酒店的发展最终取决于所在区域的经济活跃度,他相信旅游、展贸等活动能够带旺东莞酒店业。主题旅游做得好将很大程度上改善酒店的经营状况。

上述酒店经理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“现在东莞的酒店亏得要死。”另据东莞某家五星级酒店相关负责人透露,东莞五星级酒店去年几乎全部亏损经营。

据东莞市旅游局统计,2014年东莞星级酒店(宾馆)由2013年的89家减至63家,减少了26家。其中四星级酒店减少5家,五星级酒店减少1家。去年东莞整体客房开房率为51.2%,同比下降5.67个百分点。

东莞高端酒店业内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目前东莞厚街一家星级酒店正在筹备养老院项目,“已经弄得差不多了,因为相关审批手续还没下来,暂时不方便透露酒店的名字。”

今年3月初,东莞市常务会议审议通过的 《东莞市旅游城市发展规划(2015-2020)》提到,东莞将打造“一心四区三带六枢纽”的空间布局,全面构建“古迹旅游、会展旅游、文化旅游、工业旅游、乡村旅游、水乡旅游、生态旅游、休闲旅游、体育旅游和健康旅游”十大主题旅游产品。

“酒店有200多间房间,即使在年前入住率也仅四成。”前述酒店经理介绍,莲花山庄高峰期有员工600余人,去年以来已有约260名员工离职,“客人少了,特别是外国客人少了,收入降低,很多员工就不愿意留下来了。”

2013年10月,东莞寮步镇四星级酒店金凯悦酒店正式宣布,由于接连亏损停止营业,并出租物业。据《新快报》报道,金凯悦酒店关停后,有10多家企业主动对接有意参与洽谈承租,最终被鸿海集团以年承租费500万元打包拿下,承租期15年。

东莞市财政局局长罗军文就明确表示,“去年东莞房地产不景气,酒店服务业经营状况也不好。”

记者在现场看到,莲花山庄酒店ktv大门前,已经竖立起了“开心农场”的广告牌,ktv楼已经停止营业。

东莞酒店业萧条之时,也还有一些品牌酒店进入。据了解,东莞黄江镇正在新建希尔顿酒店,定位为家庭体验式旅游,预计今年底开业。

前述酒店经理介绍,种上蔬菜的部分,是酒店的自留地,占地800平方米左右,是提供给酒店客人体验田园乐趣的“实验田”。酒店还开发了23块空地,每块90平方米,长期出租给客人,“我们并不期望租地能为酒店带来收入,而是希望新开发的这个项目能为酒店带来客源。”

事实上,2012年中央出台八项规定之后,国内酒店业就陷入萧条。去年东莞扫黄之后,东莞高端酒店的日子就更难熬。再加上去年东莞市政府对酒店行业的全面整顿,导致客人急剧下降。

厚街嘉华酒店公关人士salina告诉记者,“在去年艰难的环境下,我们还是完成了全年指标,也在努力创新,组织各种活动吸引本地客户。”

东莞大朗某五星级酒店人士告诉记者,由于经营不达预期,酒店也正在考虑开发儿童游乐设施、儿童画室,“主要是为吸引家庭。”另外,酒店还计划与体育院校合作,酒店游泳池将承接院校活动。为了尽量提高经济效益,酒店的大堂也没“闲着”,目前大堂已有10多平方米面积租赁给婚庆公司做宣传展示。